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< 决战十三水漏洞 < 文學藝術
文學藝術
勞模鐵蛋
時間:2019-05-20    來源:河南能源化工集團

今天立夏。夏天來了。

坐落在崤山支脈之巔的薛家堡礦卻下起了大雪,為留守的礦工家屬布了一場“飛雪迎夏到”的獨特美景。

鐵蛋落寞地坐在公交車的最后一排。以前能把人擠成“紙片”的車廂內,今天卻空蕩蕩地沒有幾個人。

鐵蛋扭過頭,透過車窗玻璃看到曾經讓許多人為之驕傲和自豪的采煤隊辦公樓,依舊保持著當年的模樣,只是裂痕已爬上了雕花的門窗,斑駁的墻面像是在訴說著什么。

鐵蛋用手指摳摳緊緊抱在懷里的布包,硬硬的哏的指甲蓋生疼。布包上面已經退卻的、原來金黃顏色的“獎”字,映得鐵蛋一陣眩暈……

“知了知了……”灣子村最東頭的皂角樹上,知了扯開了嗓子,像是要把在地底下蟄伏多年的委屈和抱怨一股腦兒地撒出來。大中午日頭正盛,鐵蛋好像聽不見這惱人的知了聲,光著膀子躺在皂角樹下的大青石臺上,手里抓著一把小石子,沒有方向地亂拋一氣。

“鐵蛋、鐵蛋”,一個聲音從不遠處倉促飄入鐵蛋的耳朵,鐵蛋置若罔聞,不為所動,“快起來,咱高考落榜了,也不能天天躺著不動呀,你二大爺從礦務局回來了,說薛家堡礦招工哩,你也去報名試試吧!”鐵蛋娘焦急地勸說著。

這是1985年的夏天。這一年,鐵蛋高考落榜了,10月,鐵蛋心甘情愿地成了薛家堡礦的一名礦工,經過前期的培訓后,被分配在井下一線干采煤工。

黑漆漆的巷道里,鐵蛋每天拼命地勞作,埋頭苦干。歇班時間,工友們相約了出去玩,他也從不參與,一個人默默地窩在宿舍里,看書,畫圖……

就這樣,鐵蛋在薛家堡礦下了三十五年井,干了三十五年的采煤工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鐵蛋每年都出勤三百天以上。

三十五年來,采煤隊的歷任隊黨支部書記、隊長都說,鐵蛋是他們采煤隊的寶貝疙瘩,無論多難干的活,只要他瞅兩眼,立馬就有解決的辦法。

三十五年來,薛家堡礦歷任礦黨委書記、礦長都說鐵蛋是他們采煤隊的驕傲和自豪,他不光能在井下排險解難,在保障安全生產、改革采煤工藝等方面也是專家。

鐵蛋年年都是礦勞模、礦務局勞模,后來當上了省勞模、部勞模,榮譽證書摞起來,足足有一米多高。

工友們都說,鐵蛋雖說是采煤工,但由他“師帶徒”教出來了十幾個采煤隊長和礦領導。

一次,他媳婦來礦上宿舍看他時,用省吃儉用的錢買了幾瓶好酒,囑咐他去找礦長,看看能不能謀個一官半職。鐵蛋嘴里“嗯嗯”著,卻把酒藏在宿舍的柜子里。

結婚生子后,媳婦帶著孩子和鐵蛋的老母親一起在村里討生活。每次鐵蛋回家探親,媳婦總因為那未送出去的幾瓶酒,心疼地戳著他的頭說他是個老實蛋。

鐵蛋心里是有桿秤的。他始終記得高考落榜的那個暑假,那種無助和絕望的滋味。所以,他感恩薛家堡礦給了他一份穩定的工作,別的,不再奢求。

2019年,國家實施煤炭行業去產能方案,薛家堡礦因資源枯竭被關停。

還差半年就要退休的鐵蛋,需要提前辦理退休手續。而朝夕相處的領導和工友差不多都被分流到了集團公司其他礦井。

辦理了退休手續的鐵蛋,繞著礦區轉起了圈圈,整個礦區空蕩蕩的沒有幾個人影。鐵蛋的心情沉重了起來。

轉累了的鐵蛋回到宿舍,躺在床上一支煙接一支煙地悶抽不語。

感覺公交車一陣猛烈晃動的鐵蛋,猛地睜開流淚的雙眼,一個個熟悉的身影和笑臉在他的眼前晃動。

“師傅,把你的寶貝都分給我們吧。改天,我們要用自己的榮譽證書向您匯報?!被炻抑?,鐵蛋懷中的布包被解開,一本本榮譽證書被瘋搶。

“師傅,您退休就好好在家和師母享受天倫之樂吧。我們在新單位,不會給您丟臉的?!?/FONT>

熟悉的身影,熟悉的笑臉,熟悉的聲音,給鐵蛋打了一針強心劑,使他頓時精神抖擻。

鐵蛋抬起頭看向窗外,他感覺剛剛“蹦”出來的太陽比往常都大、都紅、都熱。

立夏之雪,也兆豐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