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< 决战十三水漏洞 < 文學藝術
文學藝術
露天電影
時間:2019-05-14    來源:河南能源化工集團

前些日從公園經過,一場露天電影又揭開了我記憶深處的帷幔。那些回憶的塵屑又紛紛在陽光下飛起,輕盈起舞。

小時候我生活在農村,村里誰家辦紅白喜事兒,一個響器班子,一場電影便成了全村人最熱鬧的事兒,甚至于三五里地外其他村的人也會顛著腿去看電影,反正沒事兒,離得也不遠,三五里地,對于莊稼人,那根本不算個事兒。就著月光,哼著小曲,溜溜達達地就到了。

一旦村里有放電影,婦人們就會站村口讓來往的人給外村的親戚帶個口信:“晚上俺村有電影,木事兒來??!”也有疼愛女兒的家翁給嫁出去的女兒帶信:“晚上村東頭放電影,帶小子來看電影吧!”借機和女兒外孫親熱一番。

早早地,黑邊的白色銀幕就搭好了,大清早大隊部的喇叭就喊:“老少爺們兒,嫂子弟妹們,晚上某某家添個大胖小子,請大伙去村后街看電影??!”

好消息就像插了翅膀。不一會兒,村子里就傳遍了,大伙兒早早地下晌,媳婦們早早地生火燒鍋做飯,最慌的是那些小娃娃,天不黑就搬個小板凳,或者弄幾塊磚頭用粉筆寫上字,最不濟也會在地上畫個圈,表示已經有人占了有利的位置了。一般最好的位置是放映員放映的桌子四周,不遠不近,還在最中間,坐滿了才會依次往前或者往后排,太前面會仰得脖子疼,太靠后會看不清銀幕上的字。

那時常常是幾個放映員伙用一部膠片,幾個村輪流跑片,特別是新上映的電影,如果有銜接不上的就會加放電影,放科學片,大伙嘻嘻哈哈地調侃著,有些小孩子在片場四周跑著,他們的心思反正也不在電影上,有個別的會頭一歪,流著哈喇子睡在了家人的懷里。

電影放完了,大伙兒陸續散場。本村的,幾步路就到了家,婦人懷抱著小的,手里扯著大的, 男人搬著板凳,到家后,小的還哼哼唧唧沒有從夢里醒來,倒是大的興奮地在床頭眨著眼,想著李連杰的拳腳……

外村的,三五成群的還真不少,大家邊走邊說笑。天冷時,大家袖著手,縮著脖子還在談論著剛才的男女主角。

遇著大霧,一兩米的能見度,大家散場了摸索著回家,反正三五里地也不遠,路也熟,霧氣潮潮的涼涼的,黏在眉毛睫毛上像粘了白色的霜。那時路上沒有機動車,第二天也不用上班打卡,大不了第二天睡個懶覺。一伙人簇擁著嘻嘻哈哈,走了半個多小時,忽然有人大叫:“不對,方向不對,走到張莊了!”這時的霧漸漸小了,村莊在夜色中也漸漸露出輪廓。哈哈,在霧里深一腳淺一腳地,路也看不清,走斜了,沒走到自己村走到鄰村了。

還有一次頭天剛下的雨,天上的月亮又大又圓,月光像銀子一樣灑在曠野,遠處的房屋隱匿在樹林里,四周靜得像幅水墨畫。我們走,月亮也走,照得地面也白亮亮的,忽然前面的四小大叫:“唉,這月亮,照得水坑比路面還光亮呢!我咋把水坑當成路啦?”前面的幾個人大笑:“哈哈哈,瞧瞧,終于也有跟我們一樣踩進水里的了!”

都是露天電影惹的禍,哦,不,是月亮惹的禍?!醵疲ǖ繅狽止荊?/FONT>